0310-3111456 3047798688@qq.com
首頁 > 國際 > 正文

162人占據了55%的財富 哈薩克斯坦騷亂不只是因為油氣漲了8毛錢

來源:南方周末編輯:健翁發布時間:2022-01-10 09:36:24

  哈薩克斯坦是“能源大國”,液態氣漲價卻成為一場全國性騷亂的導火索。

  2022年1月5日,哈薩克斯坦總統托卡耶夫宣布,將通過全國戒嚴、降低價格和解散內閣等方式穩定局勢。但當日晚間,該國多地仍出現暴力沖突事件。

  從和平抗議演變為打砸搶燒

  “1月4日,全國抗議還停留在和平集會階段。進入5日,情況就發生了一些變化。”2022年1月7日,哈薩克青年特列克告訴南方周末記者。

  這幾天,特列克一直躲避在阿拉木圖的郊區,偶爾會出門買點生活用品。特列克家的無線網絡基本斷了,有線網絡信號也很不穩定。

  由于阿拉木圖進入緊急狀態,每天18時,街邊商鋪就會提前打烊。特列克家人不允許他隨便外出,憑借短暫的網絡恢復間隙,他在視頻中看到阿拉木圖正在打擊街頭暴徒和動亂參與者。

  特列克還聽阿拉木圖市區的朋友說,“1月5日當天,有‘破壞分子’加入了抗議的人群中。”

  2022年1月 4 日21時許,政治記者莫塔別科夫(Daniyar Moldabekov)跟隨五千多名抗議者一同前往阿拉木圖市中心。

  “那天晚上,抗議者手里沒有任何武器,也未有暴力行為。只是喊著‘老頭,走開!’(Shal,ket?。?,他們還高喊‘覺醒哈薩克’ (Oyan Qazaq)的口號。”莫塔別科夫在歐亞新聞網上回憶。

  當抗議人群接近阿拉木圖共和國廣場時,為了維護治安,警察開始投擲手榴彈和催淚瓦斯。

  忍著雙眼刺痛,莫塔別科夫放棄采訪活動,被迫回到他住的公寓。從1月4日23時到凌晨4時,莫塔別科夫不斷聽到“砰砰聲”,“估計有一百多枚手榴彈爆炸。”

  在阿拉木圖工作的臧女士也聽到了“砰砰聲”,她接受紅星新聞采訪時說,“我還以為是廣場上放煙花禮炮,5日早上斷網后,才知道發生了什么事。”

  1月5日清晨,阿拉木圖市警察局還表示稱,“局勢盡在控制之中”。臨近下午,市區抗議走向失控。

  抗議人群擁擠在阿拉木圖共和國廣場,并在作為地標建筑的市政府大樓門口縱火,執政黨祖國之光黨總部也遭到破壞。阿拉木圖國際機場被四十余名反政府人員控制,政府軍和機場工作人員均已撤離、疏散。

  暴徒襲擊了安全部隊并奪走了他們的武器,并一度沖進行政大樓。據俄羅斯REN電視(Ren.tv)報道,一些抗議者砸毀了商店櫥窗,試圖搶走金銀珠寶。

  1月7日晚,中國駐阿拉木圖總領事蔣薇在接受中新社采訪時說,阿拉木圖局勢復雜,仍有零星槍聲。部分中國商店遭到了搶劫,領事館暫未接到華人傷亡情況的報告。

  “努爾蘇丹一片寧靜,我可以上街買東西、排隊取錢。由于首都戒嚴,我不能去其它的城市。”住在哈薩克斯坦首都的詹娜(Zhanar)告訴南方周末記者,這幾天只有10點到13點能收到網絡信號。

  “我們置身在三千多人的人海中。在阿拉木圖行政大樓里,橙色的火焰在燃燒。”1月5日晚上,阿拉木圖居民托西別科娃來到共和國廣場,那里,哈薩克斯坦獨立三十周年的旗幟仍在飄蕩著。

  1月7日,軍車在哈薩克斯坦阿拉木圖街頭行進。(新華社/法新/圖)

  “魅影”閃現

  抗議人群中閃現著“恐怖分子”身影。阿拉木圖指揮官辦公室稱,1月5日的阿拉木圖街頭有一些沒有牌照的汽車,這是“恐怖分子”的活動跡象之一。

  1月6日凌晨,哈薩克斯坦總統托卡耶夫以“克服恐怖主義威脅”為由,請求集體安全組織(CSTO)支援哈薩克斯坦。

  集體安全組織是俄羅斯、哈薩克斯坦、吉爾吉斯斯坦和亞美尼亞在內的六個前蘇聯國家獨立后成立的軍事聯盟。隨著該組織進駐,哈薩克斯坦局勢在大規模騷亂的第二天就得到控制。

  哈薩克斯坦內政部統計,自全國性的騷亂爆發到1月9日,該國共有18名執法人員被殺,其中兩名警察遭斬首,還有包括警察和安全部隊在內的一千余人受傷。

  “兩名阿拉木圖安全人員被斬首”抬升了哈薩克斯坦的反恐級別。據哈薩克斯坦網站Tengrinews.kz報道,該國已將恐怖主義威脅級別升至“紅色”,特種部隊已做好全面動員和戰斗準備。

  目前,哈薩克斯坦安全部門拘留了大約4400名“恐怖分子”,包括一些外國公民。

  1月6日,俄羅斯360TV新聞曝光一段監控畫面顯示,多名不明身份人員從無標識車輛的后備箱內取出槍支等武器,并向抗議者分發。

  哈薩克斯坦當局已將騷亂定性為“恐怖襲擊”。1月8日凌晨,托卡耶夫總統在社交媒體上表示,襲擊阿拉木圖的“恐怖分子”接受了良好訓練,其組織嚴密,并受“特別中心”的控制。

  托卡耶夫總統還透露,這幾天,超過兩萬名“恐怖分子”累計對阿拉木圖發起了至少6輪進攻,“他們中的有些人不講哈薩克語。”

  “騷亂者的口號統一,短時間擴散全國,他們還有政治訴求以及社交媒體傳播,這些特征頗具‘顏色革命’色彩。甚至,就連北部的俄羅斯族聚集城市都出現了小規??棺h。”中國現代國際關系研究院研究員、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歐亞社會發展研究所中亞研究室主任許濤告訴南方周末記者。

  全程目睹抗議運動的阿拉木圖活動家加利姆·阿格魯洛夫 (Galym Ageleulov)也認為,“抗議組織性很強,很可能由頭目操控。”

  哈薩克斯坦激進青年組織“覺醒哈薩克”被指是騷亂的指揮者之一。從公開資料來看,“覺醒哈薩克”組織成立于2019年,與多家美國非盈利組織、美國駐哈薩克斯坦大使館關系緊密。

  抗議前幾周內,“覺醒哈薩克”的成員還在阿拉木圖獨立廣場舉辦了一場西方行為藝術活動。

  美國國家民主基金會(NED)官網披露,該基金會在2020年曾向哈薩克斯坦投入了超過108萬美元,主要用于“捍衛和平集會自由”“培養積極主動的青年”“促進歷史記憶”等20個項目。

  哈薩克斯坦獨立后出生的年輕一代,是西方勢力主要的援助和策動群體。俄羅斯高等經濟學院教授安德烈·卡贊采夫 (Andrei Kazantsev) 認為,“18-24歲的年輕人占哈薩克斯坦人口的20%,他們失業、生活尚未安定,很容易受到煽動。”

  最富有的162人占據了55%的財富

  這場席卷哈薩克斯坦全國抗議的起點,始于里海旁的石油小鎮扎瑙岑。2022年1月2日,在塵土飛揚的西部石油小鎮扎瑙岑,數千名普通民眾走上街頭和平抗議。

  2022年1月1日,扎瑙岑所在的曼吉斯托州政府調高液化氣價格,從每升50-60堅戈直接翻了一番,漲至120堅戈,從折合人民幣0.88元漲至1.78元。

  每升漲了8毛人民幣的液化氣,不僅成為一場全國性抗議的導火索,更是打破了哈薩克斯坦獨立31年的穩定局面。

  三天后,從西部曼格斯套州首府阿克套到最大城市阿拉木圖,全國性抗議浪潮爆發,抗議者的訴求也從“降價”擴大到“改組政府”。

  多年來,哈薩克斯坦政府一直在能源領域進行補貼和調控,這項保障民生之舉卻被批評降低了國內油氣企業的生產活力。2014年和2017年,該國兩度出現“油氣供應不足”的窘境。

  同時,能源差價也滋生了“油氣黑市”,一些不法分子將收購、囤積的國內低價油氣資源,走私到境外高價銷售。

  為了解決種種弊端,從2019年初開始,哈薩克斯坦政府推動燃料市場化改革,即“線上交易轉型”,該國政府希望逐步消除對國內燃料消費者的價格補貼,恢復能源價格市場化調控機制。

  2021年最后一天,哈薩克斯坦80%以上的燃料銷售完成了線上交易轉型,又一次刺激了液態氣價格增長。

  受新冠疫情等因素影響,2020年以來,哈薩克斯坦已經出現了二十年來首次國內生產總值(GDP)負增長,其增長率為-2.6%。哈薩克斯坦國家統計局還公布數字顯示,2021年前11個月,該國通脹率同比增長了8%。

  不少哈薩克斯坦居民的月收入,遠低于平均工資標準570美元(約合人民幣3635元)。為了節約運行成本,在較為落后的西部曼吉斯托州,有七成以上車輛不使用石油和天然氣,而是依賴廉價的液化氣。

  “液態氣漲價只是全國騷亂的導火索,而根本動因仍是三十多年來哈薩克斯坦人對上層利益集團的不滿。”許濤認為,這個“能源大國”內部的貧富分化才是抗議浪潮迅速擴散的根源。

  哈薩克斯坦是名副其實的地廣人稀的國家,其基尼系數卻達到0.27。畢馬威會計公司(KPMG)一項調研也發現,哈薩克斯坦最富有的162人占據了這個國家 55% 的財富。

  其中,該國有5名億萬富豪上了福布斯全球億萬富豪榜,他們主要從事采礦業和銀行業,多數來自前總統納扎爾巴耶夫(Nursultan Nazarbayev)家族。

  因此,最近的抗議的人群一度高喊出“老頭,走開!”,矛頭直指81歲的前總統努爾蘇丹·納扎爾巴耶夫 。

  “如果不是掌權者們壟斷了利益,我們靠著石油收入,本可以像迪拜人一樣生活富足。”阿拉木圖市中心一名家居店店長公開抱怨。

  權力更替加速

  2019年3月,執掌近30年的納扎爾巴耶夫辭任總統職位,但其家族政客依舊在重要政治部門擔任要職。納扎爾巴耶夫本人繼續擔任國家安全會議主席和執政黨祖國之光的主席,其女納扎爾巴耶娃則擔任議會議長。

  同時,納扎爾巴耶夫家族還控制著石油、天然氣、銀行和采礦等經濟命脈。

  但是,這次全國抗議活動加速了哈薩克斯坦的“政治洗牌”。2022年1月5日晚,托卡耶夫總統宣布解散內閣政府、撤換一批安全部門官員。

  其中,前總統納扎爾巴耶夫的國家安全會議主席一職也被解除,由托卡耶夫總統親自接任。

  “托卡耶夫總統正在對權力重新布局。三年前總統換屆時,納扎爾巴耶夫沒有與托卡耶夫進行實質性的權力交接。”中國現代國際關系研究院俄羅斯研究所副所長、中亞研究室主任許濤告訴南方周末記者。

  進入2021年,納扎爾巴耶夫本人也出現主動“移權”的跡象。同年4月,納扎爾巴耶夫宣布辭去哈薩克斯坦人民大會主席和“祖國之光”黨主席的職務。

  “哈薩克斯坦爆發全國性抗議并非偶然,近幾年,中亞國家一直處于政治風險的高發期,以部族精英等為代表的傳統政客正在進行著權力的更替。”許濤認為。

  哈薩克斯坦總統托卡耶夫宣布,前總理、國家安全委員會前主席馬西莫夫因涉嫌叛國罪被捕,馬西莫夫被認為是前總統納扎爾巴耶夫的親信。

  南方周末記者 顧月冰

?2018中原新聞網站版權所有

再深一点今晚让你玩个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