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mall id="fwdmq"><code id="fwdmq"></code></small>
<track id="fwdmq"><em id="fwdmq"></em></track>
<optgroup id="fwdmq"></optgroup>

      <optgroup id="fwdmq"></optgroup>
      
      <span id="fwdmq"><output id="fwdmq"></output></span>
    1. <span id="fwdmq"><sup id="fwdmq"></sup></span><acronym id="fwdmq"></acronym>

      0310-3111456 3047798688@qq.com
      首頁 > 社會 > 正文

      “男友也支持我!”杭州女子立遺囑:名下170m2房子捐掉

      來源:錢江晚報微信號編輯:健翁發布時間:2022-01-21 08:49:26

        “男友也支持我!”杭州女子立遺囑:名下170m²房子捐掉!她為何堅決這么做?

        原創 錢江晚報 錢江晚報

        人生無常,沒有人知道,明天和意外哪個會先來。

        就在昨天,錢黎(化名)在小姐妹的陪同下,走進了浙江遺囑庫。一系列的談話溝通之后,她寫下了遺囑:百年之后,我將名下的一套房產無償捐贈給浙江省紅十字會。

        相比一般印象中,都是把房子存款留給家人,這份遺囑是不是有些特別?

        其實,在位于杭州上城區紫花支路22號的浙江遺囑庫里,有超過十萬份遺囑,都留下了各種各樣的心愿。

        每一份遺囑背后,都是最在意、最放不下的人和事,都藏著他們的故事、苦衷,以及秘密。

      遺囑圖片

        遺囑圖片

        立遺囑捐房產的

        錢黎不是第一個

        錢黎是杭州人,現在58歲,家中姐妹兩人。

        人美手巧的錢黎,不乏追求者。她有過婚姻,懷過孩子,可惜因為疾病,孩子都沒能保住。

        如今她雖沒有家庭,沒有孩子,但一點也不孤單。

        她退休后的生活特別豐富。“我學習了芭蕾和笛子,還在學編織,每天要養護陽臺上的很多花卉。我還喜歡畫畫,時間都排滿了。”

        錢黎有一個男朋友,比她長一歲。“我倆計劃著,等他退休了就去自駕游,能開多久的車子就開多久。到我倆都玩不動了,就直接住進養老院。”

        正因為有這個計劃,才讓她萌發了立遺囑的念頭。“要是在自駕游的路上有什么事,那一切都晚了。我想,還是未雨綢繆的好。”

        錢黎想到自己位于蕭山的一套170多平方米的房子,“當初單價一萬塊,現在怎么也翻番了吧。”

        這是她的資產,也將成為她的遺產。父親十年前過世了,媽媽身體挺好,生活能夠自理,不愿和女兒住在一起。妹妹生活優越。房子給誰?

        “男朋友尊重并支持我的一切決定。我想了想,就把房子捐出去,用這些錢幫助有需要的孩子。”在錢黎的心里,孩子是缺憾。

        錢黎做決定很快,也很堅決。

        在浙江遺囑庫,之前也有一例捐贈房產的案例,希望用于兒童教育方面。

        浙江遺囑庫負責人葉世娟介紹,現在有些知識分子,沒有子女,都很愿意投身公益和慈善,他們將遺產捐贈,以另一種方式延續著生命。

        老年人,總想把東西

        留給他們最在意的人

        老年人依舊是訂立遺囑的主流。

        葉世娟說,老年人總想著把一些可能會出現的糾結或者矛盾消滅在萌芽階段,“他們的遺囑最充滿感情,總想把東西留給他們最在意的人。”

        葉世娟記得一位因為摔了一跤、差點高位截癱的徐阿姨。“她是和愛人一起來的,希望訂立一份遺囑把所有的財產留給女兒。”

        因為曾經歷過不圓滿的婚姻,徐阿姨對已經出嫁了的女兒最為放心不下,“現在的年輕人,談了沒幾天就能結婚,吵一架就能離婚,我不放心的。”

        突然遭遇身體變故后,徐阿姨就和愛人商量立遺囑,指定女兒一個人繼承,并作為婚外財產。

        除了深愛,遺囑里還有很多復雜的情緒,比如無奈。

        一位年近90歲的大爺,走進遺囑庫第一句話就是“我可以把房子和錢都留給我的保姆嗎?”

        大爺老伴已經過世,膝下有一子一女。

        提起子女,大爺就很生氣,“都是從小親手帶大的,怎么就不管我了呢?”因為早些年和子女有些矛盾,老伴離世之后,兩個子女就再也沒有來看過他,連個電話都沒有。

        有一次突發疾病之后,他萌生了立遺囑的想法,“要不是保姆在家,當時我可能就沒了。”

        他住院期間,子女也沒有來探望,全程都是保姆在照顧,“我年紀越來越大,以后的生活起居、生病住院怎么辦?”

        大爺說,已經服務他五年的保姆一直在照顧自己,他認為保姆是個值得信賴的人,“我就想著把錢和房子留給她,讓她照顧我的晚年。”

        在再三核實了大爺的意愿后,大爺和保姆簽訂了遺贈撫養協議。

      圖片來源:視覺中國

      圖片來源:視覺中國

        八套房幾百萬現金

        要沒遺囑不知道吵成怎樣

        “安心了。”這是很多正是壯年的人,立完遺囑之后常說的一句話。這背后,肯定有許多不為外人道的苦衷和秘密。

        今年1月初,葉世娟一個40多歲的男性客戶因為某些原因過世,“家里有八套房子、十個車位,幾百萬的現金。”

        這個人有過兩段婚姻,與前妻生有一子,過世時孩子仍未成年,“離婚時已經分了一些資產給前妻,和現在的妻子關系也不是很好,家里還有80多歲的父母。”

        葉世娟說,當時這個男子就是有了危機感,來這邊訂立了遺囑,大部分資產留給了父母,給孩子留了一套房子,“要是沒有這份遺囑,無論是前妻還是現任,再加上父母、孩子、親戚,不知道會鬧成什么樣。”

      圖片來源:視覺中國

      圖片來源:視覺中國

        不光是那些事業上的成功者。

        這些年,也有越來越多的年輕人來立遺囑,不過和中老年人不同的是,他們留下來的東西卻很不一樣。

        30歲的邱小姐是一名遠足登山愛好者,在菲律賓經歷了臺風天被困?;貒笏龓捉浰伎?,來浙江遺囑庫訂立了遺囑,其中最大一部分的遺產就是她這些年拍攝的照片,“都是在遠足途中,我自己拍的,每一張都有屬于我自己的意義。”

        邱小姐將相機鏡頭等財產留給了志同道合的朋友,照片的原片則留給了父母,她還錄制了想對家人的話,“這樣就算我走了,這個世界依舊留下了我的印跡。”

        在年輕人訂立的遺囑中,葉世娟遇到過微信號、QQ號、郵箱、網盤、虛擬財產等等,“比如用了20年的QQ,上面全是他們從小開始的成長經歷。”

        葉世娟說,年輕人更愿意把這部分精神財富分享給自己最親密的朋友。

        “這些裝備留給我的隊友,這些游戲幣給我的朋友。”25歲的小陳,來到浙江遺囑庫希望訂立一份遺囑,而他的遺產是一些游戲賬號、虛擬裝備、游戲幣,按照市價總價值約5萬元。

        小陳的繼承對象是七個朋友,其中六個是游戲中同一個公會的網友。

        “大家聚在一起玩游戲實屬不易,不希望因為自己的意外導致團隊解散。”小陳說,讓朋友繼承自己的賬號和裝備,也可以讓自己通過另一種方式在這個世界存活下去。

        新聞+

        遺囑庫里立遺囑,流程很嚴格

        在遺囑庫訂立遺囑是一件專業性很強的事,流程也很嚴格。

        提交申請表、遺囑咨詢和起草、精神鑒定,在待遺囑內容確認無誤后,遺囑人還必須走進密室,在兩位工作人員的見證下,對著鏡頭把自己所寫的遺囑清清楚楚讀一遍。之后,遺囑封印、遺囑證交付,整個流程才算完成。

        浙江遺囑庫是浙江民生社會養老服務中心于2016年設立的公益項目,截至2021年,5年間已經服務了超6萬人。

        “希望大家都要好好地活在當下,也可以更坦然面對離開和死亡。”葉世娟最后說。

      ?2018中原新聞網站版權所有

      久久久久久久
      <small id="fwdmq"><code id="fwdmq"></code></small>
      <track id="fwdmq"><em id="fwdmq"></em></track>
      <optgroup id="fwdmq"></optgroup>

          <optgroup id="fwdmq"></optgroup>
          
          <span id="fwdmq"><output id="fwdmq"></output></span>
        1. <span id="fwdmq"><sup id="fwdmq"></sup></span><acronym id="fwdmq"></acrony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