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mall id="fwdmq"><code id="fwdmq"></code></small>
<track id="fwdmq"><em id="fwdmq"></em></track>
<optgroup id="fwdmq"></optgroup>

      <optgroup id="fwdmq"></optgroup>
      
      <span id="fwdmq"><output id="fwdmq"></output></span>
    1. <span id="fwdmq"><sup id="fwdmq"></sup></span><acronym id="fwdmq"></acronym>

      0310-3111456 3047798688@qq.com
      首頁 > 政法 > 正文

      倒查20年、追繳523.88億元!內蒙古涉煤腐敗整治細節披露

      來源:人民網微信編輯:健翁發布時間:2022-01-19 14:44:11

        近日,由中央紀委國家監委宣傳部與中央廣播電視總臺央視聯合攝制的五集電視專題片《零容忍》第四集《系統施治》播出,片中披露內蒙古多名干部的涉煤腐敗問題。

        內蒙古自治區是世界上最大的露天煤礦之鄉,分布廣、儲量大、易開發。2002年到2012年,是我國煤炭行業快速發展的“黃金十年”,內蒙古自治區也由此迎來了經濟迅速崛起的十年。但與此同時,在巨額利益驅使下,涉煤腐敗也愈演愈烈。

        白向群,曾任烏海市委書記,內蒙古自治區政府黨組成員、副主席,2018年4月被審查調查,2019年被判處有期徒刑16年。向白向群行賄的37名老板中涉煤的多達20人。

        云光中,曾任鄂爾多斯市市長、市委書記,內蒙古自治區黨委常委、呼和浩特市委書記,2019年6月被審查調查,2020年被判處有期徒刑14年。他受賄所得的近億元財物中,收受一家涉煤企業的就達到3700余萬元。

        云公民,原中國華電集團有限公司黨組副書記、總經理,曾任內蒙古自治區副主席,2019年10月被審查調查,2021年經法院一審公開審理,將擇期宣判。法庭認定的受賄金額4個多億中,絕大多數都與內蒙古相關。

        白向群、云光中、云公民都曾經在煤炭資源豐富的盟市擔任過“一把手”,最主要權力之一就是資源配置權。而對于煤炭企業老板來說,無論是購買煤礦、置換煤田,還是推進煤轉化項目都需要政府審批,這就使企業老板有了“圍獵”的需求,也使政府官員具備了尋租的條件。

        市長夫人暗示

        “不想在這兒住了”

        恒泰煤炭有限公司是鄂爾多斯市的一家私營企業,2010年該企業向鄂爾多斯市申請換一塊儲量更大、煤質更好的井田。為了獲得時任鄂爾多斯市市長云光中的支持,公司老板托關系結識了云光中的兒子和妻子,上門后,云光中妻子給了他一個暗示。

        郝深海(涉案商人):去他們家,他夫人提出來說,這個房子院子里頭有一個大的高壓鐵塔,說這個對人非常不好、睡眠不好什么的,就給我提示,就是有困難,不想在這兒住了。她這么說完以后,我就知道意思,回來就籌措了現金,直接送到他家里。

        郝深海再次上門時,用一口皮箱一次拖過去200萬元現金。此后,他又多次向云光中妻子、兒子送錢送禮,總額近300萬元。與此對應,恒泰公司順利置換到一塊優質井田。

        孫穎(中央紀委國家監委機關工作人員):云光中就主持召開鄂爾多斯市政府常務會,直接把給恒泰公司置換煤田資源這個事給定了,這就是最標準的權錢交易,他父親在前臺辦事,他們在后臺收錢。

        領導干部為企業在煤炭資源配置、項目審批等方面大開方便之門,企業為相關領導干部親屬子女牟利大開方便之門,表面看似合法合規,實際上利益交換通過這“兩扇門”在暗中完成。

        涉煤貪腐蔓延至其它行業

        領導干部為子女行方便

        不少領導干部的親屬子女涉足煤炭領域,是涉煤腐敗案件中的突出現象之一。云光中的兒子云磊和云公民的兒子云凱晨,就曾經合伙做煤炭“生意”,實質上就是坐收父親用權力換取的巨額賄賂。

        煤炭領域腐敗問題還擴散蔓延到交通、土地、房產等其它領域,一些煤老板發家后,進而參與修路、炒地、炒房,權錢交易也被帶入其中。云公民的兒子云凱晨就在內蒙古涉足房地產、道路工程建設,云公民一方面給地方官員打招呼幫助兒子拿地,一方面指示華電集團下屬煤業公司在兒子公司團購住房,讓兒子迅速積累巨額財富。

        云凱晨(云公民之子): 其實我沒做過生意,我也根本不會,鄂爾多斯的很多官員都是我爸的老部下,所以就很方便,我們進行土地開發什么的,就給我們開綠燈,做了很多違規的事兒。

        云公民(原中國華電集團公司黨組副書記、總經理): 在內蒙古有好多我認識的人,所以正好能幫他。他需要我給他打個招呼,疏通一下關系,我就幫他說說話。

        云公民還直接利用央企領導的職權為家族牟利。比如烏蘭察布市運煤公路項目,云凱晨名義上與另一家公司合作建設,實際只是通過父親的權力,從華電集團下屬的信托公司獲取3個億的貸款,就分得了項目一半的利潤。

        邱永勝(涉案商人):我負責施工,他把這3個億貸回來,最后我在這兒修路,他弄了一個人管管財務什么的,那1個多億就被他拿走了。

        “抵御不了誘惑

        最終的結果就上秦城”

        白向群(內蒙古自治區政府原黨組成員、副主席): 最大的誘惑就是說了算,你為老板批這個、批那個,你抵御不了這種誘惑,最終的結果就上秦城。

        云光中(內蒙古自治區黨委原常委、呼和浩特市委原書記): 近些年鄂爾多斯好多干部落馬,我作為地方的“一把手”,有不可推卸的責任,那么自己又落馬,這個教訓特別深刻。

        云公民(原中國華電集團公司黨組副書記、總經理): 我利用職權縱容他們,我兒子、姑娘做煤炭生意,很明顯就是我的人脈關系。

        多個案件反映出,涉煤腐敗在內蒙古不只是個案,而是對煤炭產業,乃至整個經濟社會、政治生態產生了嚴重的系統性破壞。

        查處1023人

        追繳523.88億元

        2020年2月,內蒙古自治區啟動專項整治,對2000年以來全區所有煤礦的規劃立項、投資審核、資源配置、環境審核等各個環節進行全要素清查,摸清違規違法問題底數。

        同時,全面核查2000年以來全區各級黨政機關、事業單位、國有企業在職和退休的所有公職人員,組織139萬多名黨員干部和公職人員申報參與煤炭企業投資入股情況,再運用大數據比對,發現并查處謊報瞞報的人員。

        截至2021年10月,專項整治共查處涉煤腐敗案件736件1023人,其中廳局級69人、縣處級243人,查處涉煤經濟案件571起、抓獲犯罪嫌疑人839人,追繳挽回經濟損失523.88億元,以空前的力度,宣示對腐敗零容忍的態度。

        形成震懾的同時,必須通過制度建設,來強化對權力的制約和監督。內蒙古自治區深入剖析機制、制度漏洞,清理廢止了863個舊的涉煤政策法規文件,新制定政策法規文件121個,補齊制度短板、扎緊制度籠子。

        例如,針對資源配置等重大風險點,修訂出臺新版《關于全面實施煤炭資源市場化出讓的意見》,更加突出市場在資源配置中的決定性作用。又例如新制定《關于規范領導干部配偶、子女及配偶參與礦產資源開發行為的規定(試行)》,明確副科級(含副科級)以上領導干部,和礦產資源開發相關部門的一般公職人員配偶、子女及其配偶禁止參與礦產資源開發。

      ?2018中原新聞網站版權所有

      久久久久久久
      <small id="fwdmq"><code id="fwdmq"></code></small>
      <track id="fwdmq"><em id="fwdmq"></em></track>
      <optgroup id="fwdmq"></optgroup>

          <optgroup id="fwdmq"></optgroup>
          
          <span id="fwdmq"><output id="fwdmq"></output></span>
        1. <span id="fwdmq"><sup id="fwdmq"></sup></span><acronym id="fwdmq"></acronym>